杂笔会放在这,文风不定。

良宵

谨将此文献给罗琳女士,人物属于她,故事属于我胡编乱造。

也献给  人止太太,是她的图丰富了我的想象,构成文章的灵魂。谢谢。

以及加粗为原文引用,特此表明。

【1】
      沉闷的脚步声回荡在黑夜里,像是闪电划过夜空,留下令人战栗的划痕。
      在闪电短暂的亮光里,依稀可以辨别出黑色堡垒的轮廓。它粗粝的表面像是海水拍打过的岩石,  那是魔法咒文留下的痕迹,虽然魔力已经微弱至极,依旧会对来造访他的来客产生自然的威慑力。
      这是“前一任”的杰作,完美至极,黑魔法完美盘恒其中,如同试图露出它獠牙的毒蛇般凶狠。可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被所谓的“白巫师”打败并囚禁在他的杰作里,呲。
      伏地魔漫不经心瞥向被乌云所掩盖的高塔,那里一处光也没有,无尽的黑暗啊,而我就是死神,夺走光明。
      该起飞了……
      他跃进了黑夜,向上直飞,飞到了塔楼最高的窗口。

      窗户是黑石块上极窄的缝隙,人钻不进去……透过它刚刚能看到一副骨架子,蜷曲在毯子下面……是死了?还是睡着了?
      轻雾一般落到小牢房的地面,而脏污的气味缠绕着他,他的不能称得上是鼻子的地方也有所感觉。
      他厌恶地看向来源,一只或许更多老鼠的残骸?它们都已经混合在一起以至于无法辨认,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它们曾经被人狠狠撕扯过,显然是因为饥饿。下面的血迹证明了发生过的一切。
   不过他没心情看这个,很快将兴趣转移到了令他来这里的理由,薄毯子下的身躯似有所觉,转过来朝着他,骷髅一般的面孔,以及一道锐利的目光,上下来回打量他,在他面孔部分停留了更久,便对上他的眼睛。
     一双浑浊的眼睛,像是布满雾气,这让他很不舒服。
     看不透的眼睛,他想。
     在他面前的,是伟大的黑魔王,也许?
     但很快就不是了。
     只能是我,伏-地-魔,有史以来最伟大,不朽的证明。
     他亦回视对方,令他有些讶异的是,雾气很快消失了,在他对上双眼时。藏在它背后的是压抑的疯狂,它们正倾泻而出,像毒牙一样扎进他的脑海,思维在其中寸步难行,留下的只是苦痛不堪。
    这很不对劲,他终于开始正视面前发生的一切,不安的情绪在他心中飘散。
你来了。我想你会来的……总有一天。但你此行毫无意义。我从没拥有过它。”
“你撒谎!”
    不安在他脑海变成了愤怒的雾气,它们充满了整个空间,开始散发到空气里。
“杀了我吧,伏地魔,我很高兴去死!但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你不明白……”
    雾气变成了潮涌,汹涌地冲撞在老人瘦弱的身躯,并试图撕毁他身上的一切,好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
    可惜伏地魔注定会失望。
“杀了我吧!”那个老人要求道,“你不会赢得,你不可能赢的!那根魔杖绝不会,永远不会是你的!”
   一双与邓布利多相似的,同样神采锐利的蓝眼睛盯住了他,吐出最恶毒的诅咒。
   不可能!他咆哮着,怒气冲撞转化成一道绿光,充盈在整个空间。
   瘦弱的身躯从硬板床被抛向空中,最后落下,毫无生气。
   盖勒特·格林德沃,死于1997,纽蒙迦德不再是他的牢笼。

评论
热度 ( 17 )

© 青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