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笔会放在这,文风不定。

良宵 贰

再次致谢能够看完我胡言乱语的朋友们,虽然你们没有回音。但是一定有着温柔的心吧,谢谢。

【2】

    意外的,死亡的过程就像入睡一样,很快盖勒特进入了梦乡。
    他回到了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之一,雨幕顺着橡木屋檐留下,迅速拍打在窗台上,房间内是他厌恶的烦闷气息。
    窗台打开了,窗帘随狂风席卷而来的是愤怒与感伤。
    他从没看过流泪的邓布利多,至少是少年时期从来没有过。泪水划过优美的鼻梁,落在另一个相同的鼻梁上。
    奥!盖勒特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阿列安娜苍白而仍然带着些许红晕的脸庞乖巧地躺在阿布思的膝盖上,美好的像一幅中世纪的画似的。
    他们都知道那双天真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了,再也不会听见百灵鸟似的声音在花间回荡。她本来要摘上一束勿忘我献给她哥哥的。
    蓝色花瓣无力地垂下头,安静地伏在少女的胸膛上,它们和金色的长发相称极了,带着生命无与伦比的美丽。 
    盖勒特从未意识到他扼杀了什么,现在他一清二楚了。
    悔恨席卷着他的胸膛,它们折磨着他,让他连话语都无法吐露。
    他如此年少轻狂,他失去了所有。
    他想要忏悔,却无人倾听。
    因为他是幽灵,来自深沉黑暗的地狱,带着纽蒙迦德窒息难闻的空气。
    阿不福思似乎从一团迷雾中惊醒,恶毒的咒骂从他口中倾泻不停,化作毒液渗入皮肤,啃食盖勒特和阿布思的脊骨。
    阿布思低垂下他一贯骄傲的头颅,连红发也失去了光彩。盖勒特发现他眼中幽光一闪而逝,如同海面失去了光亮。
    狂热从此褪去无影。
    阿不福思带着他无法辨析的大脑,狠狠打断了阿布思的鼻梁。现在它和阿列安娜完全不同了,歪歪扭扭的,像是可笑的枯枝。
  “那个可恶的金发自大狂,只会满口胡言的疯子!他再也不回来了!去他娘的利益!你简直无可救药!……”
    谩骂甚至难以中听,毫无逻辑可言。但它们以某种默契,有规律地扎进了盖勒特的心底,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阿不思眉眼低垂,握紧了拳头。这使他看起来像是无助又独守领地的幼狮。
  “他会回来的。”阿不思坚定道,“盖勒特与我总有相似之处,他一定会回来。”
    盖勒特讶异无以复加,他颤抖着,狂喜着,伸出手试图碰触恋人美丽的脸庞。
    靠近——他随之惊恐起来,只是一团迷雾!
    梦境开始消逝,像微风吹拂湖面,温柔的带给他模糊遥远的回声。
  “他一定会回来。”
     哭声轻不可闻。

评论
热度 ( 7 )

© 青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