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笔会放在这,文风不定。

良宵 叁

感谢看我胡言乱语的读者,谢谢。

【3】
      施普丽河畔迎来了美妙的早晨,面包松软的香气轻巧地飘进一扇虚掩的窗口,诱惑着躺在床上的少年睁开他那湖泊般的双眼。
      盖勒特只觉得神思混沌,显然梦境没有给他带来良好的睡眠。
      他懒懒伸展起四肢,缓缓打量着四周。纽蒙迦德多年的生活使他分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方,毕竟时间在监牢没有任何意义,他只能无聊盯着狭小窗口微弱的日光来分辨白天黑夜。
      现在身下的床明显太过于舒适,他的身上甚至盖着一条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羊毛薄被。它被精心打理过,每一条花纹都那么顺服地流向垂下来的流苏床帐。
    “嗒嗒。”耳边传来窗户被敲击的声音
      他猛地看向窗外,一只神气的山雕站在他的窗口,彬彬有礼地向他展示口中衔着的报纸。
      报纸?完整的报纸?他迷惑起来,挥挥手将报纸从鸟儿口中飞向他的膝上。
      匆匆扫了一眼报面,发现并非是熟悉的《预言家巫师报》
    《柏林晨报》。烫金的字母灼烧着他的眼睛,带来一股狂喜,他情不自禁得看下去。
                                                 1899年八月20日
封面是一名面相严谨的巫师向记者们表露歉意,神色沮丧。
下面是放大加粗的标题
            或许黑魔法席卷将成为过去?傲罗科科长无功退职,谁将接替清闲职位?
     朱利安先生呼吁人们重视《保密法》,在保密法颁布以来,黑魔法犯罪率下降许多,而意外事件几率上升,使麻瓜处理科不得不加大工作量来实行《保密法》,预防麻瓜发现任何巫师活动的倾向,以此做到最大的安全保证。
     许多巫师家庭选择退出柏林,将依据所转向环境更为安全的山谷或田野。这说明傲罗科无需加大力度巡逻,因为有麻瓜处理科解决更多事端,他们可以更好在警察来临前清理所有痕迹,包括一忘即空咒等等。
   “我想:我的竞争对手, 朱利安先生可以更好应对保密法主义者的抗议运动以及措施,所以我可以在杜塞尔多夫愉快享受乡间时光。”舒尔茨先生,前傲罗科科长苦笑道。 
现在德国巫师界对傲罗科科长人选表示高度的关注以及好奇,究竟谁将坐在这个清闲位置上?
     卢卡在柏林魔法部大厅内为您忠实报道。

      盖勒特看完文章,视线在封面巫师脸庞来回扫荡,他记得这张脸庞应该在记忆中被圣徒活活献祭而死。那时这人的脸庞可不止痛苦和无奈,日后更是化作梦魇夜夜与其他人在他梦境来回游荡,痛苦地诅咒他犯下的累累罪行。
      怎么会?他想。
1899年八月20日 这行字欢快跳入他眼中,似乎被施加了放大咒,像雀鸟在他脑海欢快盘旋,放声高歌。
      一股来自灵魂的战栗捉住了他,他猛然意识到他回来了!在犯下那个错之后,他居然还有机会弥补!
      他欣喜跳下床铺,发现身躯无比轻盈敏捷。
      他冲到窗口,山雕完成任务以后早已飞走。跃入他视野的是楼下浓郁的树荫,期间人群稍少,只有河畔步道还弥漫着一股轻纱,柔柔袅袅地漫向如镜子一般的施普丽河。
      Guten Morgen!(早安!)正在搬运面包到外面摊位的面包师发现了这位神情洋溢着光彩的年轻人正往下探视着他的摊位,于是微笑着向年轻人友好的早安。
      Guten Morgen!盖勒特亦回道,他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仿佛青春女神艾登向他伸来命运的橄榄枝,而他满怀感激,愿跪下轻吻她的手。

评论
热度 ( 8 )

© 青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