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笔会放在这,文风不定。

长生

放只瓶邪给你们(๑•̀ㅂ•́)و✧

  何为长生?皆是虚无。

   风声时有时无,仿佛不属于世间任何一处。但这风却凛冽,扬起一片茫茫。直让人感到不真实,感觉天地相合又分离。

   “真像红楼梦里最后一场雪啊。”吴邪暗自嘀咕,“只是不知结局如何,是大地茫茫一片真干净还是……”

      他不愿多想,只管一个劲儿埋头走路。

      说是走路其实不然,根本是一脚踏在雪中挪动罢了。

      队伍中没有人说话,他们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在等。

      是鬼还是人?

      或许是尸骨。

       不。甚至可能什么都见不到。

      只有扇青铜门立在那里,无声无息地嘲讽他们这帮人的努力不过尔尔。

      但最痴心的只能是吴邪。

      他从最初不谙世事的小三爷变成如今令道上闻风丧胆,甚至硬生生逼疯一个汪家的吴小佛爷。

      没有人清楚他承受了怎样的剧痛,道上的人都说他是疯子。

     但他只为一人而疯,为一人而活。

      那人叫张起灵。

      一步步走近,好像又与他近了一点。

      小哥,你听到了吗?

      我在这里,来等你回家。

      “你老了。”张起灵笑着说。

     真的,在岁月流逝去的日子里,他老了。

      而张起灵年轻如初。

      这便是最大的残忍。

      那又怎样,他仍是吴邪。只要陪在小哥身边的是吴邪,便已足够满足。满足到心生欢喜,十年无形。

      他们会有很多个窗下明月皎皎的日子,也会有坐在门前听雨声凉凉的日子。

他们来得及用一生做个很久的长梦。梦里岁月催人老,一老就是白头。

      反正长生只是虚无缥缈的臆想,与他们无关。

      吴邪握住张起灵的手,十指紧扣,一步一步走过风雪。

      尽头一片迤逦阳光。

评论
热度 ( 1 )

© 青攸 | Powered by LOFTER